介绍

罗玉平卖股解押,两个神秘人出手中天金融

作者:admin

  文/乐居财经 李奕和

  一个月前,一份在香港突然提起的清盘呈请,让恒大许家印措手不及。它出自一位年轻人之手,一位90后,名为连浩民。

  商业强人们正在老去,资本二代开始以各种方式走上台前。

  连浩民是潮汕连氏家族连卓钊的儿子,这位曾经的“公海赌王”,因黄光裕等人的腐败案,在多年前淡出外界视野。

  不仅是许家印,同处于危机中的贵州首富罗玉平,也跟90后打起了交道。但与“逼宫”恒大明显不同,后者是来为罗玉平解困的。

  7月21日,中天金融(000540. SZ)公告,前一天(7月20日)其控股股东金世旗控股,拟将持有的公司150,959,542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自然人张宇。

  该部分股份占中天金融的2.15%,转让价格1.33元/股,价款共计2.01亿元。

  五年前斥巨资收购华夏人寿股权事宜仍悬而未决,出售地产平台中天城投的价款也被一拖再拖,中天金融进退两难,饱受资金困扰。金世旗控股所持的该公司股份此前已多次被大额质押,甚至平仓处置。

  这次出售上市公司股份给张宇,也是一次迫于无奈的选择。而事实上,在7月初,金世旗控股所持的中天金融股份还被出售给另一位自然人张旭。这也是一位80后的年轻人。

  只不过,一前一后先后两次向罗玉平伸出援手,90后张宇与80后张旭,却异常神秘。

  神秘90后成第三大股东

  这次的出售,归根结底是由金世旗控股质押股份到期所导致的。

  今年3月28日,由于金世旗控股在申万宏源证券的2笔股票质押合约已到期。前者不得已将其持有的中天金融299,401,197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申万宏源证券。该股份占中天金融总股本的4.27%。

  但由于股份转让未能取得有关部门确认文件,标的股份过户手续未能办理完成。经协商一致,双方于今年6月终止了该股权交易,并另外找来了自然人接盘。

  6月30日,金世旗控股、申万宏源证券与张旭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金世旗控股拟将其持有的公司143,835,617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张旭,占公司总股本的2.05%。

  当时转让价格1.46元/股,转让价款共计2.1亿元。在转让的第二天(7月1日),中天金融便向外界公告了此事。转让后,张旭成为了中天金融的第三大股东。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金世旗控股月内第二次转让中天金融的股份给自然人股东。

  以个人之力先后分别以超2亿元接盘中天金融的股份,张宇、张旭却异常神秘,两人鲜少被公开报道。

  少有的资料显示,张宇是北京人,住在西城区,他出生于1992年,是一刚满30岁的90后。张旭同样是北京人,住在宣武区,出生于1986年的他,今年也才36岁。

  虽然同为北京人,同样是张姓,但没有足够的信息显示,这两者为亲属关系。企查查数据显示,张旭的对外投资公司目前仅有中天金融一家,而张宇虽然已拿下中天金融2.15%股权,但尚未完成过户。

  值得玩味的是,罗玉平曾经的一位得力干将也姓张,此人为张智。其在2007年开始任中天金融董事兼执行总裁,并曾历任金世旗房地产执行总监,金世旗控股工程总监,华润贵阳城建总经理等职务。

  在罗玉平手下工作十数年,张智深得罗玉平的信任。中天金融的诸多转型变革,均由其落实推进。

  不过,在两年多以前的2020年4月,54岁的张智以个人身体原因辞去了中天金融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和发展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执行总裁等一切职务,多有一番解甲归田的意味。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中天金融目前的前三大股东为金世旗控股、贵阳城市发展投资、张旭,分别持股43.11%、4.68%、2.05%。

  最新出售完成后,金世旗控股持有中天金融2,869,268,080股股份,持股比例由43.11%下降为40.96%,仍为第一大股东。张宇将以2.15%的持股,挤掉张旭成为中天金融第三大股东,张旭变为第四大股东。

  高比例质押与平仓风险

  由于质押到期被迫无奈,上述两笔股权转让,金世旗控股均打了不少折扣。当中第一笔转让价1.46元/股,为转让协议签署日前一交易日标的股份收盘价格的75.26%。第二笔转让价1.33元/股,同样为转让协议签署日前一交易日标的股份收盘价格的75.14%。

  乐居财经《地产K线》查阅了解,中天金融目前22.36亿股公司股份已被质押,占其总股本的31.93%。这些股份占金世旗控股所持股份的78%。另外,中天金融有被执行人17条,总被执行金额9.63亿元。

  因股价下跌,金世旗控股质押的股份已被多次平仓处理,导致被动减持中天金融。5月24日至5月27日,金世旗控股被动减持62,226,300股,占中天金融总股本的0.89%;5月30日至5月31日,其再次被动减持7,773,700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0.11%。

  2017年12月,中天金融筹划以现金方式收购北京千禧世豪和北京中胜世纪合计持有的华夏人寿21%-25%的股权,交易定价达310亿元。其已为此交付了70亿元的定金。但时至今日,该收购仍未落地,亦未形成最终方案。

  自发起对华夏人寿的重大资产重组以来,中天金融的经营业绩一年不如一年。2017-2020年,中天金融净利润20.82亿元、14.67亿元、11.08亿元、5.72亿元,同比下降29.18%、29.53%、24.41%、48.40%。2021年,该公司更录得净利润-64.16亿元,由盈利直接转为巨亏。

  年报显示,2021年中天金融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余额合计182.41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17.37亿元。而根据其今年4月30日披露的债务公告,中天金融已逾期债务40.4亿元,占经审计净资产的33.98%。

  为了顺利转型及缓解流动压力,去年12月,中天金融以89亿元出售中天城投100%股权予佳源创盛和上海杰忠,剥离地产。但截至目前,除了对方已支付的15.8亿元定金,经再三的延期后,中天金融尚未收到第二期、第三期付款合计73.2亿元。

  在5月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中天金融称,仍在积极推进中天城投股权出售事宜,股权交割完成后,中天城投及其下属子公司的有息债务共计174.52亿元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如果交易得以完成,其剩余有息债务余额将变为253.25亿元。其中,银行借款68.17亿元、信托借款73.49亿元、其他借款30.08亿元、公司债券54.5亿元、中期票据27亿元。但对现金捉襟见袖的中天金融而言,仍是较大的压力。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友情链接